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往往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权力具有天然的膨胀性和向恶性,只要缺乏足够的约束、监督,任何权力都会生出腐败,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
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有权力的人如此,有权利的集体更是如此。

多数的意见不是至高无上的权威,必须有一定的限制——符合人道、正义和理性的道德要求。多数的意见能否侵犯个人的正当权利,这就是民主与多数专制的界线。

但事实上,与其所多数的专制不如说是少数人以多数的名义进行少数的专制。这种脱离了自由的民主,不要自由的民主,就会演变为
多数的专制,成为极权的民主;而脱离了民主的自由,就可能成为只是少数强者的自由、贵族的自由,有钱有权有势者的自由,而大多数人的自由却无法得到有效的保障。

所以题目所提出的问题根本上在于对民主与自由的平衡和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