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社会应该是一个自治的,社会中的人是自主自发的主体而不是被动的对象。就像网络中各个路由一样,他们遵循一定的路由协议,相互形成一个自治系统。如果通过人工指定路由转发策略,将会给网络管理员带来巨大的工作量,并且在管理、维护路由表上也变得十分困难。社会也是如此,而且更复杂。

而自治的前提是先学会如何做一个公民,一个懂法律、有理性、明白自己的权利、义务且能够合法合理保护自己权利的有组织的个人。某种程度上说,能做到这一点的并不是多数,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阻力。好社会不会自己从天而降,注定是要所有的社会力量的参与进去,才能前进。

中国突破这个过程可以简单的概括为:行动锻造公民;抗争生产社会;维权改变中国。

 “公正最终是与人们的生活方式相关,而并非仅仅与周遭的制度有关。我们认为,过于关注制度方面(假定行为处于从属地位),而忽略人们的实际生活,是有严重缺陷的。研究公正问题时,关注实际的生活对理解公正理念的本质和影响范围具有深远的意义。” ——阿玛蒂亚·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