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克维尔理解的民主

以下内容摘抄自倪玉珍的《托克维尔理解民主的独特视角:作为一种“社会状况”的民主》

民主社会的个人

权利的平等使美国人不卑不亢,既没有特权者的任性,也没有无权者的奴性:“可以独立地表现自己的意志而不傲慢,正直地表示服从而不奴颜婢膝。
当个人主义发展到极端时,会使个人不仅忘记祖先,而且不顾后代,并与同时代人疏远,甚至连最亲近的人也不再关心,直至完全陷入内心的孤寂。托克维尔预见到未来的民主社会将会出现越来越多“孤独的漫步者”,这种情况的出现将使公民之间的社会与政治联系变得松散而薄弱,而觊觎权力的专制者恰恰最喜欢看到这种情况,因为人心的孤独与冷漠和人们对政治的冷漠正好有利于他窃取权力

现代人是焦虑的,他的欲望很多,总在盘算着如何把没有的东西弄到手,为了追求享乐不辞劳苦,因而即便是过上富裕安逸的生活的人,也经常表现出一种奇异的忧郁感。现代人热爱平等甚于热爱自由,由于他的眼睛总是盯着邻人的钱袋,因而当他追求平等而不得时,有时甚至愿意接受奴役以换取平等

民主社会的弱点:

民主社会是一个没有独立的中间团体的、个人直接面对国家的二元结构,这使得中央集权的扩张缺少有效的制约力量,最终可能形成由一个全能国家监护着无数整天忙于追求小小的庸俗享乐的个人的新型专制。

对民主的“教育”

让人们普遍地享有政治权利,并逐步学习运用政治权利,才能让倾向于相互疏离、追求自我利益的现代个体在自由的政治联合中成长为相互扶助和关心公共事务的强健的公民

托克维尔对质疑普选回应的:普选的真正好处不在于选出少数几个能干的官员,而在于通过经常性的选举使所有人成为关公益的公民。

从“社会状况”这一独特的视角考察民主使托克维尔认识到,尽管完善的政治制度是自由的重要保证,但制度是需要依靠社会中的每个个人去维持和创新的。这意味着自由不仅应当成为写在宪法上的消极权利,还应当成为每个公民积极的日常实践

在怀疑的时代,人们的行动目标要放得长远些

随着信仰之光的暗淡,人们的目光变得越来越短钱,行动的目标似乎似乎就摆在眼前。
...
因此在在怀疑盛行的时代,最可怕的是人们在追逐每天变化的欲望,完全放弃经过长时间努力才能获得的事物,最终无法建立任何伟大、稳定与持久的事业。
如果这样一个民族的社会状况是民主的,那么我所指出的危险还要加剧。

看到这,我松了一口气~

意识形态

一种思想被确定为国家意识形态后,就成了不言而喻的真理。由此会给生活在其中的人带来下面的刻板印象:一切都臻于完美,你只要 在它那一套架构中调节自己的生活,补充自己的知识,完善自己的心灵,就一切圆满。

度阴山. 知行合一王阳明(1472-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