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不累?看看税

月收入1万,要交14%个人所得税,12%公积金,8%养老保险,4%医疗失业险=3800元,剩6200元;
如果你拿出2200全部消费,需要为你消费的商品埋单17%增值税,剩4000元;
如果全部存钱来买房,假设90平米,每平米2万,180万,还要收1%契税,18000元。

每月合计税款:4214元,占收入的42%,最终需要37.5年能买房。

医疗

中国按照17%满额征收药品增值税,部分进口药品征收关税。

买车

  • 国产车:1.8及其以上排量的车辆购置税税率为10%,1.6排量及以下车辆购置税税率为5%。
  • 进口车:进口车还要交17%的增值税,25%的关税
  • 汽油:17%增值税、汽油每升消费税1.52元、7%城建税、3%教育附加费

减免

自己搜索减免税政策代码表。

高税收不可怕

人的一生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一是死亡,一是纳税。——本杰明·富兰克林

高税收不可怕,关键是要有对应的福利,和透明的税款用途。
我觉得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有数。

参考阅读:
中国人一生要缴多少税
「中国税负远超欧美」的说法是否属实?
全球直观税负指标:中国征敛远超欧美

好的社会

好的社会应该是一个自治的,社会中的人是自主自发的主体而不是被动的对象。就像网络中各个路由一样,他们遵循一定的路由协议,相互形成一个自治系统。如果通过人工指定路由转发策略,将会给网络管理员带来巨大的工作量,并且在管理、维护路由表上也变得十分困难。社会也是如此,而且更复杂。

而自治的前提是先学会如何做一个公民,一个懂法律、有理性、明白自己的权利、义务且能够合法合理保护自己权利的有组织的个人。某种程度上说,能做到这一点的并不是多数,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阻力。好社会不会自己从天而降,注定是要所有的社会力量的参与进去,才能前进。

中国突破这个过程可以简单的概括为:行动锻造公民;抗争生产社会;维权改变中国。

 “公正最终是与人们的生活方式相关,而并非仅仅与周遭的制度有关。我们认为,过于关注制度方面(假定行为处于从属地位),而忽略人们的实际生活,是有严重缺陷的。研究公正问题时,关注实际的生活对理解公正理念的本质和影响范围具有深远的意义。” ——阿玛蒂亚·森

成长与世界观

《少有人走的路》第三部分——成长与宗教

我们无法超越自身文化,父母乃至童年的影响,我们只能依据狭窄的人生参考系来待人处事。人类世界充满矛盾,人们面对自己和他人,有着各种各样的感受和观点,他们起源于过去的经验。

人的世界观狭隘与广阔其实不是最重要的,世界观的建立与童年的环境存在密切的联系,而这些环境有时乃以改变,有时又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最重要的是认识到自己世界观的局限性。认识到这一点,就不难做到包容他人,并且不断学习丰富自身视野来加深人生坐标系的维度

对于别人教给我们的一切,包括它通常的文化概念和一切陈规旧习,采取冷静和成熟的态度,才是心智成熟不可或缺的元素。

“怀疑” 是一种经过自己思考,认同后的接纳。

多数的民主与多数的专制

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往往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权力具有天然的膨胀性和向恶性,只要缺乏足够的约束、监督,任何权力都会生出腐败,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
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有权力的人如此,有权利的集体更是如此。

多数的意见不是至高无上的权威,必须有一定的限制——符合人道、正义和理性的道德要求。多数的意见能否侵犯个人的正当权利,这就是民主与多数专制的界线。

但事实上,与其所多数的专制不如说是少数人以多数的名义进行少数的专制。这种脱离了自由的民主,不要自由的民主,就会演变为
多数的专制,成为极权的民主;而脱离了民主的自由,就可能成为只是少数强者的自由、贵族的自由,有钱有权有势者的自由,而大多数人的自由却无法得到有效的保障。

所以题目所提出的问题根本上在于对民主与自由的平衡和约束。

阶层与阶层的流动的个人理解

基于职业的八大阶层划分
rwdl-32-6-15-2.jpg

阶层固化其实不是问题,而是各阶层的比例。社会流动是双向的,一个稳定的社会中这种流动应该处于一种动态平衡的状态。

W020141016648147554853.jpg

倒丁字型几乎是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结构。而发达国家一般为梭型结构

阶层的流动因素

  • 法制
    法制环境:社会资源总归是有限的,这一点每个国家都是一样的,但是良好的法治环境能让分配过程中的损耗更少,也就是猫腻更少,间接地提高了资源利用率。更高的资源利用率才能让倒丁字型底部更快缩小。
  • 政治
    政治参与度:这一点可以看人大中各个阶层的比例。为下层发声的愈来越少,他们所获得的资源也越来越少,资源越少反过来声音就越弱,如此反复。反观中上层,以国企为例近亲繁殖裙带关系越来越重。既得利益者是天然阻止利益流动的。
  • 教育
    教育资源分配:某种程度上教育是为数不多的能够让阶级上升的方式之一,此外与法制环境,政治制度相比,教育资源是目前最容易调节的。不过近年高校生源比例中农村学生占比越来越少。中国户籍制度,也进一步限制了教育资源的分配。

这三者相互促进,环环相扣,若调节不当就会导致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
中国城市社会阶层空间化评价的思路与方法
仇立平:上海社会阶层结构转型及其对城市社会治理的启示